女子5年相亲百次练成号本领 20分钟看透相亲者家底

2016-04-28 17:11  浏览量:  评论
导读:“4年时间,我相亲了100多次,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。”张琳的相亲经历,对那些仍在苦苦寻觅爱情的大龄女青年们来说,是一部活脱脱的“教科书”。

  从2011年到现在,单身的张琳(化名)经历了上百次相亲,这其间她一直处在相亲、恋爱、分手、再相亲的状态中,身心俱疲。坐在记者面前的张琳说她今年32岁,但身高1.67米的她皮肤白皙,身材也很好,看起来只有27岁的样子,只不过,她的装束还是看得出她工作颇有些年头——上身短衬衣,下身短裙、丝袜,脚上穿着一双高13厘米的高跟鞋,一副职业女郎派头。这一切都让人感到疑惑———这样一个有貌有才的优质白领怎么会成为“剩女”?实际情况是,她不仅单身,而且还是一个疲于应对各种相亲的“相亲专业户”,就差在脑门上贴上“征婚”二字在大街上求带走了。张琳的相亲经历,对那些仍在苦苦寻觅爱情的大龄女青年们来说,是一部活脱脱的“教科书”。

女子5年相亲百次练成号本领 20分钟看透相亲者家底

  张琳在一家广告公司做设计,上大学时她谈过一个男朋友,但母亲觉得男方家经济条件太差,两人只好分手。分手后张琳觉得自己年轻,不愁嫁。直到身边的闺蜜一个个都结婚,特别是从2010年开始,她每年要参加3场婚礼,她才开始急了。

  5年相亲逾百次成“相亲专业户”

  2010年,张琳26岁,母亲就开始催促她结婚。因为张琳24岁的表妹在这一年结婚了。

  从2011年“五一”,实在受不了母亲的唠叨,张琳开始了相亲历程。“其实我心底是排斥相亲的。我差到没人要吗?为什么要去像做交易一样认识陌生人?”接下来的上百次相亲中,张琳谈过几次恋爱,最长的2个月,最短的不到1周就分手,“我知道人没有完美的,但有的缺点我就是无法忍受,比方说对方抽烟、小气,吃饭还要女生埋单,我怎么受得了。”

  张琳一开始“广撒网”。大部分相亲对象都是父母和亲戚的朋友、同事介绍的。频率也很高,最多时每周3次。

  “4年时间,我相亲了100多次,但总觉得差了点什么。”张琳左手搓着右手,若有所思。刚开始相亲时,她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,前两场相亲都出现冷场,而现在,相亲在她眼里就是一场特殊的面试,考察的就是双方是否“门当户对”,可通过“打分”来体现。她举例说,男生的身高、学历、收入这些硬指标,比较好的话,可以打倒90分,这就需要一个90分的女生来匹配,比如,一个外貌、学历、收入起码要达到85分的女生才可能入他的眼。同样的,90分的女生,遇到70分的男生,也没戏,女生连多看男生一眼的兴趣都没有。

  张琳毫不谦虚地承认,自己现在是“相亲专业户”。她能在不到20分钟时间内,将男方的家底和性格大致摸透。她会故意问一些问题,“比如他所在小区的房价和车位价格是多少。”她说,这个问题可以侧面反映出男方的经济条件,“小区高档,房价自然高,停车位自然会贵,能住得起高档小区,经济条件自然不差。 ”

  她还会问对方“你都有哪些投资?”如果对方回答没有任何投资,那她基本可以判断对方没有多少余钱。张琳还总结出几条经验:在没结婚前,千万不要跑去男方家当贤妻良母,那样只会掉价,就算将来嫁过去,也只有当保姆的命;恋爱的头几个月,男人表现出来的可能是假象,可能是装出来的;如果给男认打电话打两次对方都不接,或者在3分钟之内挂电话,那么,这个男认基本可以PASS。

  “我的相亲经历,说多了都是泪。”张琳的第一个相亲对象是一个工科男,大张琳四岁,是母亲的同事王姨介绍的。王姨说,男生的父母虽然都是工薪阶层,但是为人实诚。男方还是重点大学研究生毕业,在某供电国企做工程师,有房有车。

  这次相亲对张琳来说是赶鸭子上架。张琳是那种话不多的人,但工科男也是那种半小时憋不出一句话的类型。张琳形容当时的情形是“空气很安静,气氛很崩溃,现场很悲剧”。她低着头只顾喝水,只是余光察觉得到,对方斜着眼睛打量着她,她则继续低头,摆弄着手指头,平时口齿伶俐的她,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张琳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在相亲的前晚,她还打印了一页“相亲指南”,比如,若出现冷场,可以从天气聊起,不要轻易打听对方收入等。但到了现场,这些全忘了。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“你吃了没”,她随后意识到这是没话找话,因为当时已是下午3时。

  接下来进入正题,男方介绍了自己,老家在肇庆,广工毕业,然后到中大读研,在广州工作8年后,刚买的房子,月供5000元。张琳是个很敏感的人,听了这些就觉得这个人应该是那种成熟又现实的男人,肯定不能忍受自己这种在私企上班的。聊天进行到15分钟,她果断下结论:两人不合适。但程序还是要走的,总不能跟人家挑明说。接下来的聊天,让她如芒在背。“他问我父母是做什么的,房子是什么时候买的,哪个学校,在什么单位工作,月薪多少,尤其是工作单位这一块问的非常非常仔细。他说想找一个事业单位的或者公务员。”张琳知道自己条件中等,月薪8000多元,男方问的这些都是她心里的硬伤。最后他有些生气,直接说,自己在私企工作,收入也不高,这是改变不了的。

  没想到,男生突然表示,中午出来时家里煲汤的煤气忘了关了,然后就匆匆走了,把张琳晾在原地。“我真是被他这个借口蠢哭了。他怎么不说他爹被车撞死了?”

  这次相亲让张琳有了挫败感,她感到这是一种“弱肉强食”的游戏,条件差的,只有被挑选的份。晚上回到家,她劈头盖脸对母亲发了一顿火。后来母亲打听到,这名男生并非家里煤气没关,而是见完张琳后去见了另外一个女孩。

来源:网络综合  

相关文章

 

网友评论